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政热点  >> 正文 信箱登陆  |  主席信箱
“7-5事件”海外黑手
         2009年7月10日
【字号     【打印】【论坛】【关闭】【收藏】         
 
 
“世维会”一直在寻找机会策划制造事端
环球杂志封面

“世维会”一直在寻找机会策划制造事端

   

    “无辜的旁观者和公共汽车上的乘客被人用刀子和木棒袭击。”英国《卫报》的萧安玲如此记录了当时的场景。

  萧安玲(Tania Branigan),《卫报》的驻华记者。7月7日,当《环球》杂志记者拨通她的手机时,萧安玲正在乌鲁木齐的大街上。她说,“7·5”当天,她正在乌鲁木齐旅游。

  英国《泰晤士报》报道说,“马路上到处是血迹。被烧毁的小汽车和公共汽车到处都是……暴徒们推翻路障,抢夺警车,打碎这些警车的玻璃,将警车翻过来并放火焚烧。他们还在商店、办公室和两个居民区纵火。”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援引目击者的话报道:骚乱者打砸商店,还袭击公交车。一名司机说,骚乱分子在街上见什么砸什么。乌鲁木齐大巴扎一家商店的老板说,他看见闹事者拿着大刀在街上捅人。

 

  “暴行应该受到反人类罪的审判”

 

  截至7月6日19时,乌鲁木齐市“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死亡人数增至156人,其中,男性129人,女性27人;受伤人员1080人。

  这一天,大约60家外国媒体已赶到乌鲁木齐。外界有关乌市封锁消息的谣言不攻自破。

  英国《经济学人》的记者李泰德,20年前就开始在北京驻站采访。与萧安玲一样,他也能说流利的中文:“我去了事发现场,还去了医院。太可怕了,那些人满身满脸都是血。很多商店都被砸坏了,玻璃碎了一地。”

  7月5日晚,新疆中医院接收了近百名伤者,大部分入住外科、脑外科、骨科,有些伤者情况危急。新加坡《联合早报》的记者在一楼X光室外见到一名躺在活动病床上的重患,他的颅骨被打破,头发已经被剃光,包着绷带,头上、脸上血迹斑斑,颅骨肿得很高……

 

  该报引述送他到医院的朋友宋明的介绍说,伤者刘玉林是开三轮货车的司机,前天送货到团结南路,正好遇到暴力事件发生。刘玉林本想弃车逃命,没想到被暴徒追上,一阵乱棍把他打得头破血流。最后,他跑到现场维护秩序的武警队伍里,才得以逃生。

  在和平南路、大巴扎、南门、中环路等地,《联合早报》的记者看到了暴力留下的明显痕迹。他在报道中写道,载记者去中环路的出租车司机宋军是名退伍军人,在路上,当广播中有一个母亲控诉暴徒残杀她五岁的女儿时,宋军按捺不住哭出声来,用手巾擦着眼泪说:“对不起,我控制不住,暴徒太没人性了。”

  在乌鲁木齐市的友谊医院,法国《欧洲时报》记者注意到,走廊人满为患。记者援引古丽米热医生的话说:一位维族老太太领孙子逛街,成了攻击对象,她见孙子头被打破,当场心脏病发作……

 

  这位记者还写道,在下榻的宾馆,所采访的维族人均对这次暴乱予以谴责,称这是残害平民的暴行。

  这段时间,《欧洲时报》副总编辑粱扬也在新疆,他说,“我看到了新疆几十年发生的巨大变化,针对无辜民众的暴力令人发指,我们难以将这种景象与所谓的民族问题引起抗议的说法相联系,暴徒应该受到反人类罪的审判。”

 

  “由企图分裂中国的境外反华势力策划”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7月6日在电视讲话中指出,5日晚发生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是一起典型的境外指挥、境内行动,有预谋、有组织的打砸抢事件。

  白克力发表讲话的当天,俄罗斯前驻华大使、现俄联邦委员会议员伊戈尔·罗加乔夫(罗高寿)在接受“俄罗斯”电视台新闻频道采访时说:“在新疆发生的事件存在境外根基。也就是说,这是由那些企图分裂中国的海外反华势力在中国境外策划的。”

  他说,“东突”组织同很多外国恐怖机构都有联系,并且在经济上依靠他们,“东突”恐怖组织定期策划冲突和挑起民族矛盾。他同时表示,“7·5”事件“当然不可能对中国构成威胁”。

 

  这段电视采访在“俄罗斯”电视台新闻频道反复滚动播出,其文字稿也被俄塔社、俄新社等俄罗斯主流媒体广泛转载。

  此间,俄新社还刊登了政治评论员迪米特里·科塞莱夫(Dmitry Kosyrev)的一篇分析文章。他提出了两点疑问:

  “我无法想像一个人怎样用打火机引燃一个商店,你至少需要一小罐汽油去完成这样的事情吧,它使我想起了2008年3月在西藏发生的骚乱。在这两个案件中,都是被训练好的煽动者制造了这样的事情。

  “另外一个引起我关注的是死亡数字,到星期一(7月6日)这个数字已经攀升到了140人,一个普通的自发的街头滋事是不可能造成如此大的伤亡的。”

 

  接受《环球》杂志采访时,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赵国军博士说:韶关事件发生之后,7月1日,“世维会”网站引用了西方媒体的报道并且加入了自己的分析,其中有很强的煽动意味。在当日的另一篇文章中,“世维会”呼吁全球维吾尔人到所在国的中国使馆去示威。

  据新疆公安厅披露,以民族分裂分子热比娅为首的“世维会”近日通过互联网等多种渠道煽动闹事“要勇敢一点”“要出点大事”。警方已经掌握,有多部境外电话在遥控指挥这一事件,警方截获了境外“东突”组织与境内进行电话联系的录音,其中包括,“世维会”主席热比娅声称,7月5日晚乌鲁木齐可能要发生一些事情。

  7月4日晚上开始,有人利用QQ群、论坛和个人空间大量发帖,号召5日17时在乌鲁木齐市人民广场、南门举行示威游行。

  赵国军告诉《环球》杂志,7月5日“世维会”又连续发了三篇述评,大肆渲染所谓“中国政府残酷镇压维族人的和平抗议”。

 

  “‘7·5’事件,与普通的、自发的群体性事件引发的打砸抢烧是完全不同的。”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战略研究所所长李伟为《环球》做了如下分析: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普通的群体性事件引起的打砸抢烧,最突出的特征是财产损失,而这次事件,更突出的特征是人员伤亡。150多人死亡,1000多人受伤,说明这是有组织有策划的、专门针对民众进行的暴力犯罪,它与仅仅针对财产而制造的恐慌气氛是截然不同的,这一事件的性质远远超过了简单的打砸抢烧。

 

  李伟指出了一个新的趋势:“一些分裂组织为了阻碍当地的稳定发展、制造恐怖气氛,可能采取多元化的手段——并不是直接地进行恐怖活动,而是把恐怖手段和打砸抢烧结合起来,制造更加恐慌的效果。”

  本世纪初,国际社会把“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列入恐怖组织。新加坡《联合早报》7月7日援引学者的分析说,上世纪90年代,“疆独”组织在新疆地区进行恐怖活动属于经常性行为,但是由于国际反恐环境的变化,“疆独”组织走武装斗争的路线陷入了困境。“现在是(武装斗争与非武装斗争的)各种派系重组以后,以另外的方式运作。这次是选择了这么一个事件进行动员。”

 

  “世维会”宣称形成了“统一指挥行动”制度

 

  不久前的6月26日,广东省韶关市一家玩具厂部分新疆籍员工与该厂其他员工发生冲突,数百人参与斗殴,致120人受伤,两名新疆籍员工经抢救无效死亡。这是一起典型的社会治安案件,但境内外“三股势力”却大肆炒作、借机恶意攻击中国,煽动闹事,将之作为本次暴力事件的所谓“导火索”。

  “即使没有韶关事件这个导火索,其他类似的一些事情也会被用来鼓惑、煽动一些人上街闹事,热比娅所领导的‘世维会’就是一直在寻找这样的机会”。李伟说。

  “她很清楚,仅仅凭借所谓的‘人权’‘民主’等口号,很难赢得境外反华势力的支持,必须把公开的宣传与私下的破坏干扰活动结合起来,这样才能对境外其他‘东突’组织有吸引作用,也有理由让境外反华势力提供更多的资助。”

 

  李伟告诉《环球》杂志,去年拉萨3·14 事件发生后,热比娅对'世维会'的骨干和核心成员提出,胆子要大一点,要在国庆60周年的时候在新疆制造一个一样的大事件。“为此,一年多来,‘世维会’一直在进行策划。”

  今年5月下旬,第三次“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在华盛顿召开。热比娅在开幕式上讲话。“世维会”执行主席多里坤·艾沙做了一个报告,对过去三年该组织的工作进行了总结。

  赵国军博士告诉《环球》,值得关注的是,该份报告在提到“世维会”的“成就”时说,他们在组织上已经形成了“统一指挥行动”的制度,建立了“现代化的领导机制”。该报告还宣称:只有“世维会”才有能力动员世界各地的东突组织,制定日期和时机实现既定的目标,“这种大规模动员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以及举行期间所进行的集会游行等活动中得到体现”。

 

  “从‘世维会’第三次大会的报告中使用的措辞‘东突厥斯坦’来看,实际上它把最终分裂新疆的政治阴谋隐藏在了短期实用主义策略之中。大谈民主、人权可以争取国际话语权的同情,但这掩盖不了他们分裂祖国的终极目标。”赵国军说。

  同时,赵国军还指出了一个新的动向:“世维会”三大召开前夕,热比娅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会有海外民运人士、“藏独”分子等参加会议。这表明“世维会”正继续加速与其他反华势力的合流步伐。

  《环球》杂志记者/刘新宇 夏海淑 辛省志 邓喻静 乐艳娜

  《环球》杂志实习记者/方舒 任中元 张英 谢秋玲

 

专家认为7·5事件带有浓厚恐怖色彩

《环球》杂志记者/夏海淑

 

  《环球》:新疆刚刚发生了非常严重的打砸抢事件,在您看来,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李伟(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战略研究所所长):这是一个长期策划的恶性事件。即使没有韶关这个导火索,其他类似的一些事情,也会被境外的“世维会”所利用,热比娅所领导的“世维会”一直在寻找类似的机会。“世维会”是2004年4月在德国成立的,本身就有很强烈的恐怖主义色彩,因为组成“世维会”的最主要的两个组织,一个是“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一个是“东突民族代表大会”,都是典型的进行民族分裂的恐怖组织,特别是“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是中国公安部明确界定为恐怖组织的四个组织之一。

  热比娅虽然公开也打着民主、独立这样的口号,但她知道光靠口号很难赢得境外反华势力的支持,必须把公开的宣传,和私下的境内破坏干扰活动结合起来,这样才能对境外其他东突组织有吸引作用,也会让境外反华势力的资助有更大的投入。从这点来看,这个事件的发生(过程中)境内外势力相结合的特点是很明显,很突出的。

 

  《环球》:您认为它的性质是一次恐怖活动吗?

  李伟:我个人把它定义为带有浓厚恐怖色彩的打砸抢烧事件。它与普通的、自发的群体性事件引发的打砸抢烧是截然不同的。因为我们研究过很多普通的群体性事件引起的打砸抢烧,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财产损失是这类打砸抢烧最突出的特征。我们再看新疆这次,财产损失远远不如它所造成的人员伤亡,150多人死亡,1000多人受伤,是一个很大的数字,说明它是有组织有策划的,专门针对民众进行的暴力行为。并且这种暴力它跟仅仅针对财产制造的恐慌气氛是截然不同的,它在人心理产生的恐慌气氛远远超过砸一辆汽车烧一家商店那样造成的恐慌气氛。

 

  《环球》:从奥运会结束到现在11个月里,“世维会”那边有没有新的动向?

  李伟:热比娅一直在国际上到处游走、募捐,打着争取人权、民主的外衣。我认为,她仅靠这点很难吸引反华势力,因为这些势力支持你不会养着你,他必须看到你能够给中国制造麻烦,但在当前的国际大环境下,又不能公开的宣传要(制造麻烦),所以她的很多活动、更多的动作都是私下、暗地里进行的。我们也可以看到,“世维会”的发言人迪里夏提,一旦有事情出现后,跟其他分裂、恐怖组织没什么两样,首先是出来否认,但从事件的性质来分析,和他们一贯的主张和行为是一致的。

 

  《环球》:您认为这个事情发生的有更深层的原因吗?

  李伟:我个人认为,深层的原因是境外势力长期的通过各种手段的(渗透),有两种手段值得我们高度警惕,一个是互联网,一个是派遣人员渗透。客观说,任何地方都会存在矛盾和问题,如我们东西部发展的不平衡,但这些恐怖组织把这些客观问题或者人民内部矛盾进行无限的扭曲与夸大,并且把矛头指向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这样就会形成一种长期的对客观事实的扭曲,使少数人形成这样一种观念,加上有些偶发事件,比如这次发生在韶关的事情,让别有用心的人加以利用,导致了最后这样的重大事件。

 

  《环球》:这种带有恐怖色彩的打砸抢烧事件和一般的恐怖袭击手法有一定区别,您认为这会不会是从事分裂活动的恐怖组织以后制造事端的一个新趋势?

  李伟:这是很好的问题,我们知道,那些不同色彩的分裂组织,他们的核心实质都是要进行民族分裂的。但现在的大环境,以及他们想依托借助的一些势力,有客观的要求,他们往往把这种能够阻碍当地稳定发展、能够制造恐怖气氛的(活动)采取多元化的形式,采取一些其他的形式,这是我们今后应对这样的威胁的时候需要思考的地方,就是说,他们的活动有时并不是直接的典型的(恐怖活动),这里爆炸一次,那里爆炸一次,反倒是利用这样的形式,把恐怖手段和打砸抢烧结合起来,这样产生的恐慌效应和造成的损失,反而会更大。

 

  《环球》:您怎么看待最近发生在新疆的事情?

  马大正(中国社会科学院新疆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7月5号晚上在乌鲁木齐这么大规模的骚乱从几个不同地方同时爆发,这个绝对不是用简单的自发行为能够解释的,从简单的常识分析,这是一个有组织有预谋的精心策划的活动。

  新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从反分裂斗争到反恐斗争,都是一脉相承的。境外策划、境内配合行动,煽动一些受极端思想毒害很深的人当炮灰。这个事件的性质有“世维会”、热比娅的背景,本质上还是一个统一与分裂的斗争,他们的行动是挑战我们国家根本利益的底线。

  我们特别要注意的是,不要被“世维会”宣传的这是民族问题的说法迷惑。在新疆,汉族群众跟维族群众总体上来说,关系是很好的,和谐是主流。包括韶关的事情,不能把简单的突发的群体性事件,因为参与双方是不同民族的人,就硬说成是民族问题,就好像交通事故,难道因为开车的是汉族,被撞的是维族,这个事故就能上升到汉族和维族有深仇大恨吗?

 

部分西方媒体偏见报道引西方读者不满
7月7日,外国记者在位于乌鲁木齐市人民广场进行现场发稿。本报记者 赵戈/摄


从“3·14”到“7·5”:西方媒体偏见没变

  

    部分西方媒体存在偏见的报道甚至引起了西方读者的强烈不满,有网民质问:“如果你的妻子或者丈夫被杀害,你还能说这是‘和平示威’吗?”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陈璟贝发自北京 “这是中国政府处理突发事件最迅速、最开放的一次!”新加坡《联合早报》驻重庆记者张晓中看到新华社发出“7·5”事件的新闻后,第一时间赶往乌鲁木齐,他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在那里采访很自由。

  7月5日新疆发生打砸抢烧暴力犯罪事件后,引起了境外媒体的高度关注,目前已有60多家境外媒体抵达当地采访。

  张晓中抵疆后刚出去采访,就和不少其他外媒记者一起被夹在闹事人群和警察之间,场面虽然混乱,但警察很快就将记者安全地转移出去,并且没有干涉记者采访。“对于突发状况,当地政府处理得有条不紊,我看得出他们做了很全面的准备方案。”张晓中告诉记者。

 

  外媒称赞新疆透明开放

 

  其实,速度最快的境外记者在6日下午就已经抵达乌鲁木齐。有些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当地政府已经在位于市人民广场旁侧的海德酒店成立了接待他们的新闻中心。新闻中心24小时开放,并且提供了50余条网线为境内外记者提供上网发稿便利。该新闻中心还配备了技术人员,负责解决所有网络技术问题。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多家赴乌鲁木齐的境外媒体记者,均表示对中国政府的开放态度感到满意。日本广播协会(NHK)此次派出四名报道人员赴新疆报道。NHK的中国总局局长桥本明泽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这次事件中国政府对外很透明,进步很大。”美国广播公司(ABC)也专门设立了报道组赴乌鲁木齐采访。ABC驻京首席记者罗马纳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外派的记者告诉我,在乌鲁木齐采访很自由,那里还设有新闻办事处专门接待外国记者,为记者提供住宿和网络服务。”

 

  新疆自治区政府多次在第一时间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最新死亡人数等信息。“中国政府应对突发事件的速度之快,开放程度之高令我大为惊讶。”《联合早报》驻京记者韩咏红去年曾赴西藏采访,对比去年情况,她认为,“中国政府吸取了上次的经验,主动提供信息。”

  相对应的,当地政府的观点也得到了外媒的引述。“稳定才符合新疆人民的根本利益。”路透社援引了新疆官方的表述。

 

  中国媒体报道被广泛引用

 

  “中央电视台的画面第一次在世界上如此广泛地传播!”罗马纳告诉记者,此次中国媒体的报道十分迅速全面,ABC使用了很多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的视频资料。

  记者注意到,此次外国媒体的报道中,大量引述了中国媒体的报道。有的甚至整条新闻都是援引新华社的最新消息。这与去年“3·14”拉萨打砸抢烧事件报道时,这些媒体一边倒地引用达赖喇嘛的说法而没有中国官方的声音,有很大的不同。

  “去年西藏问题报道,我们只引述香港媒体和西方媒体的说法,但是这次我们引用了大量新华社发出的新闻资料。”韩国《经济新闻》驻华记者曹宙铉对本报表示,新华社的报道及时详实,因此引用率很高。

 

  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史安斌分析指出,这次中国媒体抢在外国媒体之前发出中英文报道,并且发出深度评论,有事实更有观点,因此外国媒体援引率高,这是中国政府和媒体与西方一场争夺话语权的较量。

  “在涉‘7·5’事件的新闻报道上,我们采取的是公开透明的原则,为外国记者和国内记者赴疆采访提供积极协助和便利,目的就是希望国际媒体能够依据事实,客观、公正地报道这一事件的真相。”外交部发言人秦刚7日表达了中方提供宽松采访环境后的期望。

 

  西方媒体偏见仍随处可见

 

  “尽管外媒对‘7·5’事件报道基调有所好转,但仍存偏见。”几天来持续关注乌鲁木齐局势的香港凤凰卫视评论员何亮亮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虽然外媒在此次报道中引述了中国政府和媒体的部分观点,但是也有西方媒体不惜篇幅地报道境外“东突”分裂势力的说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CNN)、英国广播公司(BBC)等西方主流媒体都采访了“世维会”在美国的发言人,该发言人将暴力犯罪谎称为“和平示威”,并称遭到“残酷镇压”,而这一说法在外媒中被广泛引用。

 

  “外媒仅仅用了‘世维会’的说法,而没有给出证据论证那是‘和平示威’,这样的报道显然是站不住脚的。”何亮亮分析道,“而外媒许多报道虽然没有明确指责中国政府,但字里行间透露着对中国政府做法的质疑”。

  CNN的一篇报道开篇就花大量笔墨描述防暴警察如何“围攻镇压示威者”,而对暴徒追杀无辜市民的事实则一笔带过,并且为其寻找所谓的理由。

  “外媒总是以固定的思维模式看中国。”何亮亮分析说:“一个社会需要主流文化,而且这与不同民族保有自己的文化并不冲突。美国的印第安人也需要为了更好地生活而学习英语,而中国的少数民族学习汉语,却往往被外媒指责为破坏少数民族文化。”

  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李希光对此指出:“西方媒体报道新疆是设置报道议程的,中国也应该设置报道此次事件的议程。”

 

  美国网民都看不下去了

 

  部分西方媒体存在偏见的报道甚至引起了西方读者的强烈不满。一位网名为“xxxwater”的美国网民就质问《纽约时报》记者7日发自乌鲁木齐的现场报道,“为什么没有死者以及骚乱导致的财产损失的报道?难道生命不重要吗?你有家庭、兄弟和姐妹吗?如果你的妻子或者丈夫被杀害,你还能说这是‘和平示威’吗?”一位在新疆长大的纽约市民珍妮特则在针对该篇报道的评论栏中愤怒地表示,“这不是‘和平游行’,《纽约时报》应该多做调查,而不要做这样的不实报道。”“我对西方媒体很失望。”一位在上海的法国人看过这篇报道后如此评论。

  “暴露于西方媒体报道中的偏见在短期内还很难消除。”何亮亮说。

 

揭秘“世维会”三头目:热比娅策划多起暴力事件

揭秘“世维会”三头目:热比娅策划多起暴力事件
  7月6日,“世维会”现任主席热比娅在美国华盛顿召开记者会,试图混淆“7·5”事件真相。法新社


 

揭秘“世维会”三头目:热比娅策划多起暴力事件
“世维会”首任主席艾尔肯·阿力普提肯。


 

揭秘“世维会”三头目:热比娅策划多起暴力事件
“世维会”秘书长多里坤·艾沙,其实是名狂热的暴力分子。法新社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吴林发自北京

  热比娅·卡德尔:多起暴力事件的幕后元凶

 

  作为“7·5”事件的幕后操纵者,“世维会”现任主席热比娅在该组织成立之时,尚在乌鲁木齐的监狱中服刑。

  此人1951年出生于新疆阿尔泰山脚下的阿勒泰市,曾坐拥“新疆女首富”名号。历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工商联副主席、新疆女企业家协会副会长,并且被选为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

  然而,2000年,热比娅因向境外组织非法提供国家情报被判8年徒刑。

 

  2005年,她信誓旦旦保证绝不参与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任何活动,得以赴美保外就医。然而翌年,她摇身一变成为“世维会”新一任主席,并连任至今。正是从她开始,“世维会”凭借“民主”、“人权”的外衣,逐渐将所谓“新疆问题”国际化,向中国政府施压。

  当然,在“非暴力”的外衣之下,热比娅从来不吝啬暴力的使用。现已证明的是,2008年发生在新疆的“8·4”、“8·10”、“8·12”三起严重暴力恐怖案件,热比娅之流是真正的幕后元凶,是名副其实的罪魁祸首。

  其实,热比娅在“疆独”分裂势力中的口碑并不“完美”,“主意多变”、“贪财”和“任人唯亲”被认为是她的三大特点。很多“疆独”分子认为她文化程度不高,虽然总想拉拢西方势力,但自己却不懂英文。

 

  为了巩固自己在“疆独”分裂组织中的地位,她联合支持者借“世维会三大”加大对自己的宣传。为此,在今年还出版了德文和英文两个版本的自传——《搏龙斗士》,书中将热比娅塑造成“一个与中国争取和平的女人”形象。

  据悉,这本书由达赖喇嘛作序。

  而热比娅正是要成为境外分裂势力中的“另一个达赖喇嘛”。而在“世维会”网站上,“疆独”分裂分子还将热比娅吹捧为“维吾尔人的精神母亲”。

 

  艾尔肯·阿力普提肯:“老疆独”后代

 

  作为“世维会”首任主席,艾尔肯·阿力普提肯在热比娅·卡德尔当选之前,是该组织的头号人物。

  此人是“疆独”分子艾沙·阿力普提肯的儿子。艾尔肯·阿力普提肯1939年6月出生于乌鲁木齐,但1949年以后,他就随其父母逃往印度克什米尔地区首府斯利那加,并且在那里完成新闻学学业。

  艾尔肯·阿力普提肯曾长期为设在慕尼黑的“自由欧洲电台”服务,后来曾参与创立并担任“无代表国家及民族”(UNPO)组织的秘书长。此人一直以“维护维吾尔人的人权、民主和宗教自由”自居,以这个幌子骗取世界的同情。

 

  他最拿手的一招是创立各种组织,以组织的名义开展活动。由其推动成立并担任职务的组织至少有“东突厥、西藏、内蒙古人民联合委员会”、“东突厥联盟”以及“无代表国家及民族”等。

  需要指出的是,炮制“精神领袖”是“世维会”增强凝聚力、显示整合“疆独”势力成功的重要手段。为使“世维会”在“疆独”势力主流整合进程中更具影响力和代表性,该组织希望能炮制出像达赖喇嘛那样的“精神领袖”。

  “疆独”分裂组织曾经想利用阿力普提肯,因为此人曾“被普遍看作是下个可能成为达赖喇嘛式的人物的人”。在“世维会”网站上,就有阿力普提肯和达赖喇嘛的合影。

 

  不过,“世维会”第二任主席热比娅逐渐取代了阿力普提肯的影响力,成为所谓“精神领袖”。而后者现在只任“世维会”的总顾问。

  也许正因如此,两任主席之间关系并不好。在今年5月举行的第三次世界维吾尔大会上,阿力普提肯借故没有出席。

 

  多里坤·艾沙:狂热的暴力分子

 

  现任“世维会”秘书长的多里坤·艾沙1967年9月2日出生在新疆,后潜逃土耳其,任“东突解放组织”副主席。

  从此时起,此人一直在多个“东突”恐怖组织中担任职务。1996年11月,他任“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执行委员会主席,后连续担任该组织三届主席职务。2002年11月,担任“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代表大会”筹委会副主席。曾在新疆与多名犯罪分子组成团伙,从事盗窃、抢劫等犯罪活动和爆炸等恐怖活动,此外,还大力宣传、支持、从事各种暴力恐怖活动。

  值得关注的是,“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与其他恐怖组织有密切联系,还大力救助“东突”恐怖分子。2002年,多里坤·艾沙与“东突解”成员买合买提·托乎提相勾结,派人到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市将一名叫穆罕默德·吾甫尔的暴力恐怖分子送往阿富汗与乌兹别克斯坦的交界处的训练营地,后又将其带到德国,提出“避难要求”。而买合买提·托乎提是中国公安部首批认定的“东突”恐怖分子之一。“9·11”事件后,“东伊运”头目艾山·买合苏木也向多里坤·艾沙领导的“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靠拢,依靠他为其洗刷“恐怖组织”的恶名。

 

  除了替恐怖分子洗刷罪名,多里坤·艾沙的另一项“成绩”就是与“藏独”势力相勾结。在2004年的一次讲话中,多里坤·艾沙就曾号召“海外流亡藏人”与境外“流亡维吾尔族人”联合对抗中国政府。

 

“世维会”全球插分支 欲推“新疆议题”国际化

 

    “世维会”摘下假面具

  “世维会”标榜自己是非暴力组织,但其在“7·5”事件中的所作所为,使其真实面目暴露无遗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吴林发自北京 随着“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被确认为“以热比娅为首的‘世维会’指挥煽动”,“世维会”这一组织再度浮出水面。

  “世维会”全称为“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成立于2004年4月。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赵国军博士向《国际先驱导报》指出,“世维会”的成立预示着境外“疆独”分裂势力的主流进行了“组织整合”。

  赵国军表示,与“东突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东突伊斯兰解放运动”(简称“东突解”)等为代表的极端恐怖团伙所不同的是,“世维会”一直把自己打扮成非暴力组织,标榜它是“一个非暴力、以和平民主方式推动维吾尔民族的民族自决权的团体,与恐怖主义毫无牵连”。但他认为,“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它都无法真正摆脱与恐怖活动的牵连。”

  “7·5”打砸抢烧事件无疑提供了明证。

 

  全球安插爪牙

 

  “世维会”自称“由世界各地维吾尔组织组成的国际上唯一合法的最高领导机构”,从“世维会”的组织架构可以看到,该分裂组织已经建立了完整的体制。从上至下分别设置了名誉主席、总顾问、主席、副主席、检察长、副检察长、秘书长、副秘书长、基金会主席、法律顾问等职位。

  此外,它还在澳大利亚、加拿大、吉尔吉斯斯坦、瑞典、日本、丹麦、法国、英国、比利时等国设置了全权代表,并且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及首都安卡拉、德国慕尼黑、美国首都华盛顿等城市安插了下属组织。许多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疆独”组织都摇身一变,成了“世维会”在全球的分支机构。

 

  赵国军介绍,“世维会”的活动中心主要有三个:以德国慕尼黑为主的欧洲、以土耳其为主的中亚国家以及美国。

  “‘世维会’正是在慕尼黑所在的巴伐利亚州的保驾护航下得以成立的,现在,该地区仍然是‘世维会’名义上的总部。除此之外,‘世维会’披上的 ‘民主’、‘人权’外衣得到一些北欧国家的支持。由于土耳其等中亚国家的维族人较多,是一个从事分裂活动的重点区域。现在,‘世维会’的很多活动都在美国从事,主要是因为它现在的主席热比娅·卡德尔定居在美国。”他分析指出。

 

  欲推“新疆议题”国际化

 

  “世维会”成立后,每隔两三年就会召开一次大会,进行换届选举。今年5月21日到5月25日,第三次世界维吾尔大会在华盛顿特区美国国会大厦南会议大厅召开。

  在此次大会上,“世维会”秘书长多里坤·艾沙作了三大工作报告。他以吹嘘的口吻总结“世维会”在过去三年取得的所谓十项“成绩”。

  这十项总结起来,都离不开一个核心:即以“民主”、“人权”作为外装饰,推进“新疆议题”的国际化。

 

  从这番讲话中可以看到,“世维会”一直在游说美国、加拿大、日本、德国、荷兰、瑞典、挪威、瑞士、澳大利亚、土耳其、比利时和英国的政府和议会,以及联合国和欧洲议会等国际组织,挑动它们以“人权”为由向中国施压。

  2008年11月,“世维会”向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提交报告,诬称中国在新疆虐待维吾尔族人。今年1月,该组织又向联合国人权高级委员会提交了相关报告。单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世维会”就在世界各地挑动了超过120场的抗议集会和示威游行,但其破坏奥运会的阴谋并未得逞。

 

  与恐怖主义难脱干系

 

  从“世维会”的组织构成可以看出,其与恐怖组织难脱干系。其成员包括被中国公安部门认定为恐怖组织的“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世青会)”和“东突信息中心”。

  另外,从人员构成来看,“世维会”突出体现了“疆独”的分裂性质。其头面人物都是些顽固从事分裂活动的积极分子。其中包括其首任主席艾尔肯·阿力普提肯及现任主席热比娅等。

 

  “世青会”与“世维会”的关系是最密切的。“世青会”1996年在德国慕尼黑正式成立,该组织主要领导成员、下属组织积极从事暴力恐怖活动。其下属组织“东突厥斯坦青年联盟”曾实施喀什农机公司办公大楼爆炸案和莎车录像厅爆炸案,共造成2人死亡,22人受伤。而“世维会”现任秘书长多里坤·艾沙正是“世青会”前主席,还曾担任恐怖组织“东突解放组织”的副主席。

  “东突信息中心”,则擅长利用互联网进行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宣传,教唆以暴力恐怖手段进行“圣战”。2003年1月至3月,发生在中国境内甘肃兰州至新疆哈密铁路上的爆炸破坏活动正是出自该组织之手。该组织头目阿不都吉力力·卡拉卡西也同时任“世青会”的副主席一职。

 

  “7·5”事件摘下假面具

 

  赵国军曾和上海社科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主任潘光联合撰文指出,“世维会”的成立预示着境外“疆独”分裂势力的主流开始了一个“转轨”进程:一是组织整合,二是策略调整,三是加大国际化进程力度。

  赵国军向《国际先驱导报》介绍,自成立以来,表面上“世维会”向国际社会传递最多的信息,就是反复强调自己是一个非暴力、以和平民主方式“推动民族自决权”的团体。

  “但是此次事件却撕下了它的面具。”赵国军说:“从‘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来看,我们应该把它定义为恐怖组织。”


 
  来源:《环球》、《国际先驱导报》      (责任编辑:麦其)  

 

     其它  新闻资讯 >> 时政热点  
 
  王清宪:论晋商的开放精神
  习近平在山西考察工作时强调 扎扎实实做好改革发展稳定各项工作 为党的十九大胜利...
 
 
 
 

 


 
  无标题页
  省内工会 全总及外省工会 省直机关网站 本省党政网站 新闻媒体网站
首页 | 关于我们 | 问题答复 | 导航地图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山西省总工会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东缉虎营1号 电话:0351-3085790
晋ICP备07000843号 copyright © 2005 www.sx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ini
浏览总数 68257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