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运史话 >> 国际工运  >> 正文 信箱登陆  |  主席信箱
第一个国际工人的组织——第一国际
         2009年3月24日
【字号     【打印】【论坛】【关闭】【收藏】         
 
 
    “为了工人大众的事业,各国人民必须团结一致,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们要团结起来解放自己!” 
  这是1864年9月28日,伦敦圣马丁教堂里工人们互相发言的热烈场面。 
  原来,这里正在举行集会,声援波兰人民反抗沙皇统治的斗争。会议大厅里挂满了许多国家的国旗。 
  当时,也来出席大会的马克思看到这种场面非常高兴,他感觉到,有必要把全世界的工人无产者联合起来,组成工人联合组织,以便更好的开展工作。 
  这次大会就是英国工人联系法国工人而召开的,英法工人率先发言,鼓励倡导大家团结起来,共同斗争。 
  这标志着工人运动已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建立国际工人组织的时机已经成熟。 
  在马克思的支持下,各国工人一致要求,大会成立了“国际工人协会”即“第一国际”,还选举成立了其领导机构——中央委员会,后改称为“总委员会”,马克思当选为总委员会委员,担任德国通讯书记。 
  大会委托马克思起草纲领和章程,在起草之前,还有一段不小的风波。 
  本来,大会决定由总委员会领导起草纲领和章程,马克思因为有病而未能参加,这样,各国代表之间便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英国代表起草纲领时,把改善工人的地位放在首位,要求工人阶级为了经济利益而斗争,而意大利代表则要求把意大利工人协会的章程作为第一国际的章程,甚至提出要成立一个以意大利人为首的“欧洲工人阶级中央政府”,这明显是偏向于意大利的工人,会在第一国际中造成不和,甚至分裂。不管是英国或意大利代表,他们所提出的问题都是围绕经济利益,而没有涉及到工人阶级所迫切要求的政治地位问题,而工人的政治利益才是最根本的利益,有了政治地位作保障,其他一切问题都好解决。 
  德国代表看到这么多不同意见,便写信把情况告诉马克思,马克思接到信后,立刻意识到,这样下去会产生严重问题,会背离组建第一国际的实质与意义。所以,10月18日,马克思带病来参加会议。 
  总委员会又经过长时间激烈的争论,于10月20日作出最后决定,由马克思负责对文件作具体的修改。 
  于是,马克思不顾疾病缠身,严肃认真地把所有文件进行审阅、修改。经过七昼夜的辛勤劳动,马克思于10月28日,向总委员会提交了修改后的文件。文件共有两份:《第一国际成立宣言》和《第一国际共同章程》。 
  总委员会在随即召开的全体会议上,一致通过了马克思修改后的《成立宣言》和《共同章程》。 
  《成立宣言》是第一国际的纲领性文件,它对国际工人运动的要求十分清楚,它说:“夺取政权已成为工人阶级的伟大使命。”国际工人阶级要团结起来,形成一支强有力的队伍,只有这样,才能最终战胜资产阶级。工人阶级也只有团结在自己的组织周围,才能促进国际工人运动的发展,赢得自身的解放。 
  第一国际成立之后,立刻组织各国工人开展运动,掀起了国际工人运动的高潮。如1866年英国裁缝工人大罢工,1867年法国青铜工人大罢工,1868年日内瓦建筑工人大罢工等,这些斗争,在第一国际的有力支持下,都取得了胜利。第一国际在支持各国工人反对各国资产阶级,争取自己应有的权益的同时,也在同各种机会主义者作顽强的斗争。这些斗争主要有与普鲁东主义和巴枯宁主义的斗争。 
  普鲁东主义的代表人物是普鲁东,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典型代表,他主张取消国家、取消政党,实现个人的绝对自由,不受任何约束。这种想法说透了,就是要求世上所有的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种主张明显是在捣乱,也是根本行不通的。但是,真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这种无政府主义思想居然在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家有不少信徒,不少人在为之摇旗呐喊。 
  本来,普鲁东在世界各地捣乱,还没有形成什么气候,也就算了,可是,他居然找到了第一国际来捣乱,这就使第一国际的领导们不能视而不见了。 
  1864年秋,普鲁东趁人不备,加入了第一国际,到1865年1月,他就死了。他虽然死了,可是,他的信徒却有不少也偷偷摸摸地混进了第一国际,而且已经形成一股不小的势力,到处捣乱。有时还试图夺取第一国际的权力,用他们的无政府主义思想改变第一国际的性质。 
  如1865年9月,第一国际代表会议在伦敦召开,会议刚一开始,就有不少人违背第一国际的纲领,如第一国际要组织工人斗争,他们说,那没有必要!各国有各国的情况,无法指导,更无法组织等。第一国际要援助波兰工人反对俄国沙皇统治,他们又说,那是波兰工人自己的事,第一国际没有必要去把这件小事列入议事日程等。 
  第一国际总委员会的委员以及第一国际的其他代表们感到奇怪,为什么这些人专门和大多数代表们的意见相对抗?经过调查了解后,委员们知道了,这伙人都是法国第一国际支部派来的,他们都是普鲁东主义者。 
  认清了他们的身份与目的,马克思对他们作了尖锐的驳斥。马克思指出,各地工人阶级的斗争,是第一国际总行动的一部分。第一国际纲领中指明了进行政治斗争的必要性,不进行政治斗争,就无法赢得被压迫的无产阶级的彻底解放。政治斗争是第一国际的主要任务,今后仍然要全力支持各国工人的政治斗争。至于援助波兰工人的斗争,实际上也是第一国际争取民族解放的主要任务中的一部分,第一国际就是要反对专制政府,反对剥削制度,提倡被压迫者的彻底解放,实现人人平等的大同世界。 
  经过斗争,大会代表一致通过了支持波兰工人的决议。普鲁东主义者失败了。 
  但象所有失败者一样,普鲁东主义者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他们在会议上又提出了一个荒谬的问题。他们说,第一国际是工人组织,因此,应该全部由体力劳动者参加,不应该吸收脑力劳动者。他们这样说的目的,是想挤走马克思、恩格斯等人,因为他们都是知识分子。 
  马克思又痛斥了这种思想,指出排斥一切知识分子就是不要知识作指导,那么,工人运动就会变成蛮干,结果只能是失败。 
  在全体代表的支持下,普鲁东主义者张口结舌,无话可说,他们中的不少人灰溜溜的溜走了,另有不少人离开了普鲁东主义阵营,来到了第一国际这边。 
  第一国际所开展的第二个斗争,是与巴枯宁主义的斗争。巴枯宁也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曾参加过奥地利1848年革命,但被捕后三次写信给俄国沙皇,奴颜卑膝地乞求政府宽恕。以后窜到英国。加入第一国际时,把这段不光荣的历史隐瞒了。 
  1868年10月,巴枯宁在日内瓦背着第一国际,组织了一个“社会主义民主同盟”组织,大肆宣传“废除国家”、“阶级平等”、“主张个人绝对自由”等无政府主义思想,还派人到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等去建立支部。巴枯宁这样做的目的是想造成强大的声势,提高自身的威望,最后夺取第一国际的领导权。 
  1868年12月,他还给马克思写了一封信,说了一大堆恭维马克思的话,并希望马克思接纳他的“社会主义民主同盟”所有成员,集体加入第一国际。 
  马克思接到信后,立即意识到巴枯宁的险恶用心,于是他代表第一国际总委员会给巴枯宁写了一封回信,告诉他,第一国际本身就是一个国际组织了,其内部不能再有一个国际组织。拒绝了巴枯宁的无理要求。 
  巴枯宁口头表示同意,并“解散”了“社会主义民主同盟”,但他却指使心腹以个人身份,加入第一国际,妄图伺机捣乱。 
  机会终于来了,1869年,第一国际在巴塞尔召开代表大会,巴枯宁分子便伪造了许多证件,冒充代表,试图取得多数选票,挤走马克思及总委员会主要成员。马克思发现后,立刻予以斥责,并揭穿了他们的阴谋。这样,巴枯宁主义者的捣乱也以失败而告终。 
  第一国际在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更加有力地团结各国工人,支持各国无产阶级的斗争,在世界各国的工人运动中,起到了巨大作用。 

 
  来源:《全球黄页》      (责任编辑:)  

 

     其它  工运史话 >> 国际工运  
 
  世界工运百年回顾(一)
  世界工运百年回顾(二)
 
 
 
 

 


 
  无标题页
  省内工会 全总及外省工会 省直机关网站 本省党政网站 新闻媒体网站
首页 | 关于我们 | 问题答复 | 导航地图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山西省总工会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东缉虎营1号 电话:0351-3085790
晋ICP备07000843号 copyright © 2005 www.sx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ini
浏览总数 80824243